被岛国男人玩弄的妻子   人妻小说 

被岛国男人玩弄的妻子

一天,正在工作。电话又响了,接起来一听。又是妈咪,我觉得有点不耐烦了。
  我:「我很忙!长话短说!」
  妈咪:「XX先生!您别着急,就两句话。我手里有个日本人,在中国工作!想找个人妻玩玩,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有兴趣给我打电话。不打扰你了再见。」放下电话后心里想,这个妈咪真是够职业的啊。一下子就把我的心给吊起来了!
  一晃到了星期五,忙完手中的事情。想起妈咪来了。顺手就给她打了个电话,约好星期六和日本人的约会。又问了一下日本人会不会中国话?答案是肯定的。
  于是开始期待明天的约会了………长话短说,转眼到了星期六晚上。我和妻子坐在沙发上,看着妻子喜欢看的拖泥带水的韩剧。我有些心不在焉,心里想待会的日本男人不知道长什么样?要是像A片上长得那么龌龊,要不要轰走他?
  转过头看见妻子今天也有点心不在焉,虽然她没有表现出任何表情但我知道她也是期待的。(注:每次接客全部都是我安排的,她事先不知道。今天也一样,要的就是这种刺激!)妻子平常不太喜欢化妆今天也一样,没有后天装饰的妻子一样楚楚动人。柔顺的长发上随意的别着一个流氓兔的小发卡,显得她的脸一下子生动起来,调皮可爱的样子我见犹怜。穿着也很随意,一件白底黑点的吊带小睡裙更加衬出了她细腻白皙的肌肤。睡裙的下摆很短,里面的白色小内裤隐隐的露了出来。再加上修长无暇的双腿,真是一个天生的小尤物啊!
  八点锺到了,等待已久的门铃还没有响。我有些焦急的站起来,看了看时锺。
  嘴里忍不住的说:「这个小日本鬼子,真他妈的不守时。」
  妻子突然站起来惊讶的对我说:「臭老公!你个大坏蛋!怎么给我找了个日本人?我不干!」说完都着小嘴,不理我。
  我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正想找个补救办法。门铃响了,我这个恨哪!又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来到门前打开门还没看清楚来人,只见来人一个90度的大鞠躬,「海!XX先生您好!打扰您了。我是XX介绍来的。请您多多关照!」弄得我吓了一跳,怕惊动了邻居。
  赶紧把他拉了进来,一进门才发现这个日本人40多岁,身高不到1。70身体和大多数中年人一样略微发福。给人的第一印象很滑稽,刚刚一见面说完那句话已经给我鞠了好几个躬了。
  来到客厅,妻子对我们两个有点不理不睬的但不失矜持的站在那里。日本人看见妻子后,一溜小跑的走过去对妻子说:「初次见面请多关照!」说完又开始给妻子鞠躬。妻子看见他滑稽的样子,有些绷不住的「扑赤」的笑了出来。
  日本人看见妻子笑时的美态,有点发傻的对妻子恭维道:「小姐!你笑时的样子好美啊,认识你是我的荣幸。」说完,又开始鞠躬。没想到用力过大一下子趴到妻子面前的地上了。这下子我和妻子再也没有办法忍下去了,爆笑起来。妻子笑的没力气了,捂着嘴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
  等我们笑够了,才发现日本人还趴在地上。只是抬着头傻傻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妻子。妻子这才发现刚刚只顾着笑了,白色的小内裤不安分的从裙子下摆露了出来。
  并且引得日本人发傻,妻子的脸一下子红了,赶忙拉下裙子不安的看着我。
  我走过去扶起日本人,日本人这才回过神。对我连声的说对不起,还要鞠躬。
  我真怕了他了,把他按到沙发上对他说:「朋友!用不着这么多礼节。这是中国,不讲究那些虚套。只要你是真心的尊重别人,是用不着那些形式上的东西的。」日本人坐在沙发上定了定神,然后操着略显生硬的中文对我说:「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说完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妻子拘谨的说:「您真漂亮!能遇到你是我的荣幸。」妻子对他笑了笑,然后瞪了我一眼。我知道她还是在怪我,因为她比较反感日本人。可是我的心中的欲火已经无法抑制,不管怎么样是绝对不会浪费这个满足我有点变态心理的机会的。
  妻子见我没有理会他,有点生气了。她站起身来,带着妩媚的微笑对日本人温柔的说:「你好!请跟我来。」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卧室走去,日本人有点蒙冲我笑了一下。拿着随身携带的小包一溜小跑的跟着妻子进去了。妻子等日本人进去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关门的一瞬间,我看见妻子挑衅似地看了我一眼。虽然只是一眼,但是我也明白妻子是在用他的方式来报复我。心里一时五味杂陈,为了自己自私的欲望让妻子做不愿意的事情。一时间觉得自己真是个衣冠禽兽。
  可是心里的那份自虐与好奇的心,忍不住让我侧耳细听屋里的动静。安静了一会之后,我听见日本人操着略显生硬的中文和妻子小声的说着什么。可是怎么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我起身,轻手轻脚的来到门边。把耳朵贴在门上,可是依然听不清楚。心中的醋意上涌,真想一脚把门踢开。我一抬头发现门上边的窗户,忍不住自己抽了自己一下。真是被欲火烧坏了了大脑,搬把椅子过来不就好了么。
  手忙脚乱的搬过来,我轻轻的踩上去。终于看到了里面,妻子闭着眼仰面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扒光了。只留下白色的小裤头还在那里遮盖着最后的防线。紫色的床罩衬托着妻子白里透红的皮肤,只能用两个字形容:惊艳!只是旁边的日本人是个多余的,破坏了这种美感。
  这时,日本人开始亲吻妻子。先是嘴唇,然后从嘴唇往下一直吻到妻子小兔子似的乳房上。日本人吻上妻子乳房的一瞬间,妻子呜呜咽咽的动情了。妻子的腿随着日本人对她的乳房进一步的侵扰紧紧的夹在了一起,这个场面太熟悉了我知道妻子下面一定湿透了。我妒忌的想,这个小骚货不是讨厌日本人么。讨厌还这么骚!正在我充满嫉妒的想时,猛然发现妻子已经看见窗户后的我了。
  我心里一慌,刚想逃跑时才发现妻子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还挑衅似地抱紧了在她胸前运动着的头。受到鼓励的日本人更加卖力的动作起来,从而在妻子略显做作的叫声中又增加了几分真实性。(妻子以前做过接线员,可想而知她叫起床来的媚骨的声音)我觉得下体暴涨,顶着裤子很难受。
  过了一会,日本人又从妻子的乳房一路吻下去。他轻轻的退下妻子的小内裤,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撮整齐而又调皮的小阴毛。我明显感觉到日本人停顿了一下,我知道他是在欣赏妻子的美丽的小穴。过了一会儿,他试探着打开了妻子的双腿。
  妻子的小穴已经是一片湿润了,日本人猛然地头,深深地舔了上去。我的角度只看到他的头整个埋到妻子的双腿中间了。如果说刚才,妻子的叫声是半真半假。
  那么现在妻子已经是不由自主的叫了。她紧紧的夹着日本人的头,身体好像蛇一样猛烈的晃动颤抖着。那双挑衅的眼睛,也顾不得看我了。淫秽的场景和妻子销魂的叫声,被我的视觉和听觉无限的放大。
  我的心里充满了妒忌,情欲和被虐感!
  渐渐的日本人被妻子的身体刺激的也抓狂起来,他从妻子的身上抬起头。迅速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略微发福的身体下面立着一个小得可怜的阳具。我用眼睛测量一下,虽然已经勃起,也不过10厘米左右。我轻蔑的笑了一下,怪不得日本人发明的那些变态的器具那么多。先天不足后天补啊!呵呵!
  日本人跨上床,扶住妻子的双腿调整一下姿势进入了。我明显的感觉到妻子叫声大不如前,只是呜呜咽咽的。我想妻子一定是感觉到了对方的渺小。日本人喘着粗气卖力的在老婆身上运动着,夹杂着老婆慵懒的叫声。
  大约有十分锺左右,日本人疯狂的一阵挺动之后射了。我的心里现在没有嫉妒,只有怜悯。呵呵!没想到我的轻蔑的表情被妻子看个正着,妻子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轻声的对日本人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只见日本人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射精后的疲态一扫而光。
  接着他迅速的打开了他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眼罩轻轻的给妻子带上了。妻子临戴上眼罩的一瞬间挑衅似地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说你等着瞧!我心里一惊,随即又想我在这看着呢,你个小日本能做出什么来。不由得静观其变。
  接着日本人拿出一个手铐,把妻子的两只手放到脑后扣上了。妻子由于两只手扣在后面,胸前的乳房同时突了出来。接着日本人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口塞,(我从网上见过,中间一个中空圆球两边有绳索)抬起妻子的下颚示意妻子张开嘴。日本人把口塞放到妻子的嘴里从脑后扣上,这样妻子及看不到东西也说不出来话来了。看到这里我软下去的下体又暴涨起来。急切的看着日本人的动作。
  日本人接着不紧不慢的从包里拿出一个差不多20多公分左右长45公分左右粗的假阳具出来。阳具的中间有很多凸起,还有几个按钮。她轻声的对妻子说了什么,妻子说不出话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日本人一按按钮,那粗粗的阳具慢慢的转动起来。我吃了一惊,这么粗的东西,妻子的小穴能受得了么?我真想进去狠狠的揍他一顿,只是两条腿不听使唤。
  日本人慢慢的把假阳具靠近妻子的小穴,我发现妻子的腿有点紧张的绷紧着。
  日本人细心的把假阳具沾上妻子小穴口的精液,假阳具旋转着向妻子的小穴温柔而又坚定的挺进。我发现妻子的腿用力的向内夹紧,可是日本人好像早就料到了似地一只手抓着一条腿另一边用腿撑住妻子的腿。妻子的腿动不了了。随着假阳具的深入,妻子的头部猛烈的摇动,嘴里「呜呜」的发不出声音。渐渐地假阳具前端全部进入妻子的身体,妻子的动作更猛烈了。浑身剧烈的颤抖。
  日本人开始抽动假阳具,妻子的呜呜声更大了。浑身的汗水把床单都打湿了一大片。日本人大概抽动了四五十下,突然一股精液似地东西在日本人拔出阳具的一瞬间喷了出来。我脑子里一下子空白了,这是妻子的潮吹么?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日本人一边对妻子说着什么一边开始解妻子身上的束缚。我连忙爬下椅子,神不守舍的回到沙发上。
  过了一阵,日本人穿着整齐的提着他的包出来了,我冷冷的看着他。日本人尴尬的放下钱,转身逃也似的走出房门。背后的卧室里十分安静……
【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