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SM】(02)【作者:路过人间】   都市激情 
字数:50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2)

  对於SM,我完全没有实战经验,只在岛国爱情小电影里观摩过。手头也没有工具,只好将就用毛巾在她的臀上抽了一记,她叫得更浪,翘臀撅得更高,一会能看见两片厚厚的粉嫩的阴唇,有透明的粘粘的液体滴下来。

  我伸出手指沿着那条蜜穴的小缝隙上下撩拨着,就是不把手指伸进去,时不时的用湿毛巾当作鞭子抽她的臀部,妞妞的翘臀慢慢佈满了红痕,可是两片阴唇却完全地张开了。

  「叔,求你了,换根粗的进来么~」

  「出来,跪在地上,屁股撅起来!」

  妞妞乖乖的照做,从木桶里出来,跪在地上,两腿叉开,脸颊几乎贴在地上,臀高高的翘起来,还主动用手掰开臀瓣儿。

  看她这么听话,我把中指缓缓的探进她的蜜穴中,湿润,温热,紧窄。指尖有节奏的弯曲,伸展,时不时带出一波蜜汁,不一会儿我的手就全都湿了。
  就在妞妞的呻吟越发急促,即将到达高潮的时候,我把手指抽回来,悠闲地回到莲蓬头下继续洗完澡。

  妞妞直起身跪在浴室的地上可怜的看着我,我伸出手拉她起来,

  「今天累了,到此为止,回屋睡觉!」

  「……叔,你这样好么?我咒你阳痿!……」

  躺在床上我迷糊中能感觉到妞妞的手在撩拨我的肉棍,可我实在是旅途劳累,而且有意想饿这丫头一晚,定气凝神,稳稳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快中午了才睁开眼,妞妞还不省人事。

  我洗漱过后,把床单上的褶皱稍作整理,用被子盖住她关键部位,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来铺在床上,拿出相机,调光,开始拍清晨睡梦中的少女。

  拍没几张妞妞就醒了,睁开眼看我笑笑,故意把长发拨得淩乱,一脸萌萌的睡态,伸展出一个慵懒而性感的姿势,还不忘清理下眼角的眼屎……

  我们拍了三个小时,从床上拍到窗边再到浴室,妞妞很专业,她画过模特,拍过模特,自己也做过模特,知道女人哪里的曲线最美,什么样的姿势最撩人,眼神投入,表情到位,给她拍照很轻松,也特别容易出片,出好片,300多张原片,一路筛选最后留下60几张,几乎不需要修图就可以直接出片,十分完美。
  收了相机已经是傍晚,我们俩饿得想吃人,收拾收拾出了酒店,银河广场边随便找了家看上去不错的饭店,杀进去填肚子。

  昨晚上吃饭的时候妞妞说过她是回民,为了尊重她的民族习惯,我连一盘带猪肉的菜都没准备要,没想到点菜的时候,妞妞怯生生地跟我说:

  「叔,我想吃盘红烧排骨行不?」

  「哈?啊…那…当然行啊……」

  一会儿菜上来了。

  「你慢点儿吃,这盘儿排骨都是你的,我肯定不抢……」

  「这儿的排骨比我们食堂里做的好吃多了!」

  「不是,你不回民么?咋还能吃排骨?」

  「好吃就吃呗,再说,你不说又没别人知道我是回民。」

  「呃…好吧。那酱猪肘子你吃么?」

  「吃!」

  「服务员,再来个酱肘子,刚才那烤羊排就不要了。」

  「唉别呀,服务员,烤羊排也要!」

  「啊…好…那昨晚的红烧肉你咋不吃?」

  「废话,那不是有毛么!你不也没怎么吃

  我被她吓着了……

  我们两个人一顿饭吃了300来块,点的肉菜加一起重量赶上一头乳猪,结果我没怎么吃饱……

  我现在知道她的婴儿肥是怎么来的了,说不定她婴儿的时候还真不肥。
  吃完饭散散步,一个还不算大叔的大叔牵着一个年龄已经不算萝莉的萝莉,走过天津外国语大学的老校舍,走过五大道风情区,一直走到天津日报社。走累了,於是叫辆车准备打道回府。

  萝莉问我:「叔,你在天津呆多久?」

  「三个月吧,项目结束,我就回东京了。」

  「那这三个月我跟你住酒店行么?你那儿比我们宿舍舒服多了,浴室比我们宿舍房间都大,早晨有早点,晚上还能跟你蹭饭。」

  「啊?!」

  「不方便?不方便我就不住了。」

  「我一个人出差到也没啥不方便,多一个人做伴也不错。就是你也太大胆了吧?你就不怕我是大灰狼欺负你这只小绵羊?」

  「我很久没有男朋友了,这两个月找你当个伴儿也挺好……再说,咱俩谁是大灰狼,还说不准呢……」

  话都说到这一步了,再客气下去,那叫虚伪。她也没跟我客气,叫车回师范大学宿舍,衣服化妆品什么的收拾了一箱,直接跟我回了酒店。

  隔天一早我要早起去客户那里,妞妞也有早课,於是晚上俩人心照不宣的洗完澡老老实实的睡了觉。

  第二天下班,客户请喝酒,发消息给妞妞让她自己吃饭。回到酒店已经9点多了。

  打开门屋里一片黑暗,只有脚下燃着两排蜡烛,排出一条小径,从门口直通卧室,也不知这鬼丫头又在耍什么把戏。卧室门开着,蜡烛一直排到离床不远的地方,窗帘没有拉开,借着蜡烛昏暗的光,能看到妞妞就坐在床边,赤裸着雪白美好的胴体,头发自然的披在肩上,只有脖子上系了一个小蝴蝶结,两只手拄在床沿,双腿自然的垂下来,小脚尖点着地,左右脚还时不时轻轻地互相磨蹭一下。
  「叔,今晚的礼物,你喜欢么?」

  「小妖精,我还没洗澡没刷牙呢,臭!」

  「我又没嫌你。」

  说完站起身来,走到我身边,把头埋进我的怀里,用小手轻轻地一颗一颗解开我衬衫的扣子,帮我脱掉上衣,又除了背心,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在我的乳头上来回的扫舔,同时还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我的胯下。

  烛光轻抖,把整个屋子里的氛围烘托得更淫靡,妞妞解开我的腰带,脱下裤子,内裤已经顶起高高的帐篷。

  她慢慢蹲下身跪在地上,隔着内裤,用舌头轻轻地撩拨着肉棍的尖端。
  我觉得下半身像要爆炸一样的胀,自己脱掉内裤,粗暴的抓起妞妞推倒在床上,顺手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套套就要扑上去。妞妞抬起一条腿,顶在我的胸前,

  「叔,你怎么这么着急,还没到你呢,你要先让我爽了才行!」

  说完把我拉上床,让我平躺好,这丫头居然跪在我脸的上方,叉开腿,蜜穴正对着我,

  「叔,你要不要尝尝?」

  说实话,对於第一次上床的女人,我是不太愿意做这件事的,毕竟万一有味道,或是有没清理乾净的分泌物,彼此都会尴尬。但是妞妞的蜜穴实在太诱人了,剃得十分光滑,没有一根毛,颜色简直如幼女一般粉嫩,阴唇晶莹剔透,有淡淡的少女体香,就连挂在穴口的爱液,也是透明得像水珠一样。我实在没忍住诱惑,伸出舌头温柔的亲吻着穴口,不时扫过阴蒂,每次都让她兴奋得一抖。我承认,我简直对这个粉嫩的蜜穴爱不释手了。

  妞妞抓起我的双手,放在她的胸前,触手柔软,弹性相当好,所以虽然她是个小巨乳,但丝毫不会下垂,两颗乳头如同小黄豆一般大小,我不停地用手指撩拨着。

  没5分钟妞妞就不行了,身体变得僵硬起来,我知道她即将高潮,没想到她突然起身,在高潮前一刻抽身。

  这丫头坏坏的看着我,慢慢把头埋进我的两腿之间,张开嘴含住直挺挺的肉棍,温柔的吮吸,时不时地还用小舌头舔舔下麵的蛋蛋。

  我已有两个多星期没做爱,上一次还是在武汉和燕子的最后一晚,本来就欲火滔天,再加上这丫头的舌头实在温润,没多久就觉得受不住,眼看就要喷出来。
  妞妞恰到好处的停了下来,静静的把头枕在我的腹肌上,感觉我的呼吸平稳了,重新又跪坐到我的头上来,分开两腿,让我继续舔她粉嫩的蜜穴。

  如此几个来回,我已经被她挑逗的再也抑制不住,连套套都没套,直接翻身起来,把她按在床上,肉棍已经像铁棒一样坚硬,直直捣入她少女般粉嫩的蜜穴中。

  实在是太紧窄。

  妞妞惊恐的表情瞬间变得痛苦,是强忍快感的痛苦,她已经把我们彼此欲望撩拨到顶点,距离爆炸,只差一个小火星儿。果然没有两分钟,妞妞就浑身痉挛,大声地叫喊着,「叔叔,我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我来了,啊!」

  我也被她的叫喊刺激到了兴奋点,蜜穴的痉挛还没停下来,我就不得不拔出肉棍,大颗的精液越过她平滑的小腹,喷在她的娃娃脸上,头发上,白嫩的胸上。
  必须承认,这是除了我第一次以外,射得最快的一次,却也是射得最畅快的一次。

  我扶起妞妞走进浴室,妞妞拿起喷头,先沖乾净了自己满身满脸的浓精,然后开始温柔的帮我洗澡,时不时地还故意用水柱沖刷我已经瘫软下去的肉棒。
  「丫头,你今晚这还真是一份大礼。」

  「叔,今晚,还没过去呢……」

  这丫头坏坏的笑着……我怎么突然有点后背发凉,有点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这丫头转到我身后,用舌头扫着我的臀,一只手却从我胯下穿到前面,握住肉棒温柔的掏弄着。被这丫头一撩拨,肉棒隐隐又开始坚硬起来,妞妞转回我的身前,把肉棒含进口中,一边吞吐,一边用手指抚摸自己的阴蒂。
  没几分钟肉棒就重新坚挺起来,妞妞转过身俯在洗面台前,把臀高高地翘起来,分开腿,用手把肉棒引导进蜜穴,回头看着我说:「叔,我要粗暴点。」
  我仿佛是一个喷满了汽油的发动机,被她的一句话点燃了引擎,挺起坚硬的肉棍在她的蜜穴里快速深入的抽插,同时不停地用手狠狠的拍打她雪白的臀,每拍一下,都能感觉到她的蜜穴夹紧,然后就有更多的蜜汁涌出来。

  妞妞的臀很快就变得红肿,头发披散在脸上,咬着嘴唇,隔着洗面台的镜子和我对视着,楚楚可怜的表情求我,「叔叔,不要这样,不要啊!」

  只是她的哀求只能是火上浇油,我的动作更猛了,妞妞白嫩的皮肤已经变得发紫,她终於忍不住,浑身开始又一次痉挛,蜜穴紧紧夹住我的肉棍,慢慢的瘫软在地上。

  我抬起妞妞的下巴,「丫头,这回爽了么?」

  妞妞理理头发,突然脸上的表情从楚楚可怜,变成好诡异的笑,「叔,我好舒服,这回该让你舒服了。」

  说完用两只手环抱住我的腿,仰起头把肉棍含在口中,前后推动我的臀,让我把她的小嘴当成蜜穴一样抽插。

  我能感觉到她的喉咙,和蜜穴一样紧窄,时不时地还把她的小乳尖蹭在我的腿上。这般的刺激我也无法再坚持下去,没几分钟就再也忍受不住,全都射在她的小嘴里。

  妞妞把精液咽了下去,并没有张嘴放肉棒出来,而是继续用舌头扫舔着,吞吐着,我还以为她是要帮我打扫一下肉棒上剩余的精液,没想到她的速度越来越快,这回真的轮到我受不了了,刚刚射完精的肉棒最是敏感,被她这样吞吐我已经连站都站不住,可妞妞一脸坏笑,依然紧紧抱着我的腿,把肉棒留在口中,舌头也丝毫没有慢下来。

  这个几分钟前还楚楚可怜的在男人胯下求饶的小箩丽,猛一变脸就变成了吸精的小妖精。我终於忍不住强烈的刺激在她的嘴里又射了一波,这回射得几乎是水了,然而这小妖精还是没有放过我,把肉棒从嘴里拿出来,用手握住以后高速的套弄着,瞬间我就有了失禁的感觉,紧接着一股尿液不受控制的飙了出来,妞妞的手依旧没有停下来,直到我已经再也喷不出来什么,整个人瘫软在浴室的地上……

  往后的三个月,是我前半生里最肾亏的三个月……每天下班回到酒店,这丫头要么赤身裸体只穿条围裙在厨房,要么一身火辣性感的内衣躲在衣柜里扮神秘小礼物,总有让你意想不到的新花样,一会儿是喜欢被调教的小萝莉,一会儿又变成搞的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小妖精,总能变着花样的榨乾你身体里最后一滴精。

  作为报答,当然也是为了给自己补亏空,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带着她去吃东云阁的蹄筋儿烧海参,清蒸皮皮虾,去吃老城一锅的羊蠍子,周末还会在酒店厨房里给她做她爱的红烧排骨,肉末茄子。

  这丫头饭量不小,我的出差补贴几乎全成了她的伙食费。

  一转眼到了夏天,到了我该离开的时候,临走之前,我帮她把行李搬回学校,她陪我回到酒店,说要陪我最后一晚。

  我真的有点喜欢上这个小妖精,也许这就是由欲生情,尝试着问她愿不愿意毕业以后来日本,妞妞告诉我,她还不想安定下来,她还有好多梦想要去实现,她还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想去欧洲,去法国这个艺术之都。

  我也不再强求,只紧紧的牵着她的小手,一个大叔和一个小萝莉,漫步在夜晚的银河广场上,头顶是满天的孔明灯。

  和妞妞的后续:

  一年后我又回到天津出差,和妞妞重逢,她依然没有男朋友,又一次住进了我的酒店公寓,又是一个月的肾亏。

  三年后妞妞离开了天津,和她在大学认识的法国交换生男友一起回了法国,终於实现了她要去欧洲艺术之都的梦想。

  七年之后的今天,她依然是一个人,但已是业内小有名气的服装设计师,已经转遍了欧洲的每一个角落,她说她明年想去澳洲,然后会来日本,会在日本多停留一段时间,我说,我等你来给你做红烧排骨。

  当年妞妞曾经问我,作为一个女人,她是不是太放荡了,以至於身边好多女同学在背后暗暗对她不齿。

  我问她,你抢了她们的男人么?

  她说,当然不会,我不要和别人共用男朋友。

  我说,那不就得了,你又没有伤害到别人,活自己想要的活法,别人要有想法,那她就是嫉妒。

  后来妞妞跟我说,她不后悔只身一人出来闯世界,她活得要比当年梦想中的还要精彩,根本不在乎别人是否嫉妒。

               【完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